冉东阳『对联话』解(9):渔唱一声人过桥-白藏阁

冉东阳『对联话』解(9):渔唱一声人过桥-白藏阁

冉东阳
——(清)吴恭亨 撰

吾澧城有南楼,雄跨城堞,为郡中登览第一名区。友人朱贞白附生芳型题一联云:“八百里秋水洞庭,溯源此近;二千年美人香草,把笔谁来。”特若高视阔步。
一点想法
“秋水洞庭”,特别有美感,唤起人诸多诗意的联想:从屈原的“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木叶下”,到张说的“巴陵一望洞庭秋,日见孤峰水上浮”,到李白的“巴陵无限酒,醉杀洞庭秋”,到刘长卿的“洞庭秋水远连天”……因此“溯源此近”这四个字,真是占尽了便宜,不费分毫力气,赚得如许景色人文之美。“美人香草”句也不过现成拾得,唯“把笔谁来”四字,别见一股傲然的底气。

往见岳常澧道署头门联云:“襟江带湖,居荆楚要;观风整俗,为郡邑先。”题者为谁氏盖忘之矣。兹又记官厅一联云:“信古不迁,也是昔贤知己;流阴若寄,毋为今世闲人。”极警切。又,赵恭毅申乔自题湖南抚署门联云:“但愿民安若堵;何妨署冷如冰。”亦深得不扰之义。又,记澧州学正署一联云:“教人以言,诗书执礼;在州无事,朝暮习劳。”按,此联为宁乡李石贞瀚昌官学正时所题。李能诗,为人有血性,好贤礼士,见予诗文,爱而礼先之。后予与某知县构衅,李又多方为之地,盖今之古人哉!又,业师杨福堂先生长春为述教官署一联,极朴实近理,联云:“此署非州县公门,何妨私谒;所由是圣贤直路,不许横行。”
一点想法
读联呢,也怕一个比较。有的联单看还不错,有的联单看一般,搁在一起看,那不错的倒显得弱了,那一般的还显得高明些。
这几个联,若是单单地想象其悬于某地,神入斯境斯情,则“襟江带湖”一联自有一股睥睨神气,“民安若堵”一联觉其诚挚,“州县公门”一联构思甚巧,而“诗书执礼”一联却嫌其寡淡了。现下放在一起读,倒觉得“诗书执礼”一联最好,不使气,不滥情,不逞技,温厚从容,最见态度。“信古不迁”就不说了,这种说教式格言联搁哪里我都不喜欢。

道署大堂有钱晋甫道台康荣题联,极岸异。联云:“时事孔艰,要救得叔世人心,为国家力持根本;嫌疑不避,但勉完粗官职分,与僚属共励公忠。”按,此联成于乙未和倭之后,故有出句。钱在巡道任喜提控案,又严刁生劣衿之罚,官绅皆不喜之,故不久即罢去。光绪丙申、丁酉间,陈右铭宝箴抚湘,大治矿政,澧州亦设局分办。友人司马心砚知县瀚题局门联云:“尽地之利;为国生财。”八言极堂皇。予亦有县七都狮子岩铅矿公司联三首。一云:“地大不爱宝;臣术能点金。”二云:“地产五金利民用;我持寸铁叩天扃。”三云:“要累黄金高北斗;故鞭赭石涸南山。”数典遣词,窃谓尚近读线装书人吐属。按,七都铅矿,前明时即有内珰督办,县书载矿山前有接官亭,可见当日承办者之扬厉铺张。陈义宁时代矿使尝四出,瀚所办即慈利、桑植各属,均以费绌不能发达,然常宁水口山铅矿即出现于此一时,可见冒险不患无成功,今此公司为吾门人姚生范倡办,治之经岁,终以土法不能见功效,矿学之无专门,其蹉跌宜也。愿有心实业之君子急起改良焉。
一点想法
这些都是偏实用的对联,写得过于文雅,一来难度比较大,二来也未必合适。单从文学性而言,这几副联似无甚可看之处,但是结合实用性就会发现,还是写得很有特点的。今日的所谓实用性对联,往往空喊口号,看看古人的作品也许能有些启发。“时事孔艰”一联如白话般行文,但是吐属典雅,字里行间可见一片赤诚。吴恭亨的几副对联题铅矿公司,这个题目古所未有,正到了吴恭亨的发挥空间,其人擅长以古喻今,把一个没什么可写的题目写得纵横跌宕、沛然莫御。吴恭亨之三联均如破空而来,虽然未免因题所限,多少有些场面话,但联语的气势和着力点还是很值得把玩的。

相传有一孝子,贫无以养父母,以卖饧之羡奉甘旨,其后业饧者遂祀孝子为先饧。黄岐农道让题二联。一云:“曾谓当日我公遂以是为孝乎;足愧千秋人子而并不能养者。”一云:“菽水承欢,一孝能存千古味;饧箫满市,几声吹暖二人心。”按,第一联倏抑倏扬,烘染灵妙。第二联得窍,出幅在一“味”字,对幅在一“暖”字,故能羌无故实,楚楚生新。
一点想法
有关小吃之类的联,极不容易写好,因题材单薄窄小,几乎无可发挥(许多人往往写成了说明文,最是无趣)。但这两个题饧的联真心挺不错。
第一联尤其好。此联并不似一般作手一味泥着于小吃的形色味,却只扣住一个“孝”字生发,是为离相取神,不粘不脱,吴恭亨“倏抑倏扬,烘染灵妙”的评语亦恰如其分。文言句法韵则顿挫,气则朴厚,故如斯轻小的题材竟使人不觉其轻,不觉其小。第二联虽不如第一联,亦可谓自然温醇,毫无掣肘之感。所谓“得窍”,在“味”、“暖”两字俱为双关,一层关于饧,一层关于孝,颇耐含味。

上海城隍庙有豫园,水石回环,轩亭四映,陶文毅尝分署楹联。一、湖心亭云:“野烟千叠石在水;渔唱一声人过桥。”二、得月楼云:“楼高但任云飞过;池小能将月送来。”三、三穗堂云:“此即濠间,非我非鱼皆乐境;恰来海上,在山在水有清音。”皆写景而能不走浮艳一路者。
一点想法
第二联巧致,第三联闲逸,然均不如第一联疏野可爱。其用笔只是白描,下字也甚平易,如“在”、“过”两字,顺手拈来而已。然读之境界全出,其景若真切只在目前,又若缥缈不可追攀,妙矣。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,仅为欣赏、交流、分享使用。
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点击链接查看更多往期内容
〇彭玉麟:儿女心肠,英雄肝胆
〇 2018,开启一场诗词教育的『诗意之旅』
〇 中国楹联甘棠奖:也许是最有情怀的对联奖项
〇 何愁丁酉诗联稿:别来何物断人肠
〇 『对联话』解(8):江流倒卷万山来
白藏阁
一个认真文艺的公众号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:baicangger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4756.html